当前位置:首页
>专题专栏>审计文化

我的大学观

信息来源:黄冈市审计局 时间:2022-06-15

时值高考季,大学亦莘莘学子心之所向,余且试论大学之何谓也,与众学子共勉。

余未进大学之时,常神往之,私慕其悠游快哉。及余进学,始知大学之难也,观夫众学子奔走于学业与嬉玩之间,焦灼不已,乃思大学之初义,不觉喟然叹之,虚度光阴久矣。

梅贻琦先生曰:“所谓大学者,非谓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”然余觉此义非能囊大学之义,余愚钝,窃以师,书,义三字释余之大学观。

师,乃梅先生所言之大师也。大师者,德才兼备者也。梅先生之“从游论”即言大师其重也。余久慕大学之名,实慕大师之名也。众人皆言今世无大师,然愚以为未必也。大师者,鲜有声名显赫者,皆匿于民间矣。然或有问其因也,余虽不能辩之,但心自有主。而大学之师,多才学济济之士,此余心之所向兮!大师者,尽当以事亲之礼遇之,不敢有懈怠也。然大学自当敬师重教,以学术自由作师之独立之基,不以行政之借口束学术之自由。

书,非止于图书也。愚以为世间万物皆为书,古籍亦可,世书也罢,皆为前辈之经验也。然我辈者当放眼四海,滔赴现实,不以书斋为囿,身历而为之。余之书学不精,自当尽力习前辈之所学,以补己之不足也。于古今之书,当上下求索;于今之世态,亦当有所思之,且躬行之也。陆游先生有言:“纸上得来终觉浅,绝知此事要躬行。”是理也,今之学子皆明也,然其行有甚于此者,皆以现实为圭臬,不知书之根也。愚以为当世生活与书中之境皆人生之大乐,不可偏废。不以名利为矢,不为俗事所羁,心自骋于书山词海之间,岂不快哉?余虽不然陶渊明之隐士之风,窃以为以书为隐所,以冷眼热肠观世间百相,出入于两者之间,乃真隐士也。

义,亦非止于道义也。然世人皆有所追求,吾辈已届弱冠,于世之清浊有一己之见。然义者,乃余断事之据。辨明是非,以此为标尺,虽显粗陋,亦未尝不可也。居于大学之内,虽无世之浊,然吾辈亦当秉公正之心,存仁爱之念,行诚信之事。大学者,若如此,则杏坛和,众生谐。今之众人,多汲汲于名利之辈,本不可苛责,然其无视内心之仁善,行不义之事,害他人之利,毁校之誉也。学校亦当常思学生之虑,急学生之急,以公正之举护学生之利,以义填膺。此乃学校与学生共护集体之福祉也。

敬师止德,重师之学,习师之行。位卑不敢忘师,若有成更当谢其恩也。游观于书海之间,不忘现世;隐于昭昭日月之下,亦思书之难也。以公正之心待人,以仁爱之心助人,义存于心,以昭日月。若此,大学将不虚度也。(麻城市审计局 曹峰)

 


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